浴火鳳凰

明天,是我高中生涯最後一次碰辯論。

這個讓我甘願浪費高中兩年的活動,終於在明天畫下句點了。

兩年前,佛光盃的誓言至今早已殘破不堪:

想要重建8、9頭的神話,拿下三大盃賽證明自己的實力,

如今回首,只有自大狂傲嘲笑著我罷了。

第一次因為輸了比賽而哭,是為什麼?

是因為不甘心2個月的成果就這樣灰飛煙滅;

還是不願污辱了身上的制服…

記憶逐漸模糊…只記得哭的好慘好慘…

椰風盃,是驕傲自大的我另一個失敗…

自以為一切如此完美,但是當夜幕低垂一個人靜心思考時,

才知道,學姐說的沒錯:這是一場爛比賽。

縱然我不齒,學姊對待學弟妹的態度,

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場爛比賽。

從此,再也不敢瞧不起任何一個人,

虛心接受,認真學習,諷刺的是,卻再也沒機會打盃賽,

直到去年在舍我盃上見識到價值性命題地的弊端,

雖然在場上逞一時口舌之快很快樂,

但在虛無的快樂之後隨之而來的則是實在空虛…

終於這一切都要結束了…就在明天

就讓我以浴火鳳凰之姿帶給學弟妹最精湛的講評

畢竟這是我最拿手的 價值性命題

雖然在我深入研究之後覺得 它是屁= =

一沙一世界,一花一天堂